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服务大厅 >> 康复 >> 工作动态
作者:姚曼萍 来源:贵州省残疾人康复中心 发布日期:2020年10月20日 09:51 浏览次数:  文章字号:   

 
微信图片_20201019141822_wps图片1.jpg
如何对待青春期的残疾孩子

 

小怡(化名)今年15岁,正在读初三。7岁那年与她妈妈遭遇严重车祸,妈妈伤势过重去世,小怡被抢救过来,但右腿落下残疾,走路有些跛。4年前小怡爸爸再婚,目前小怡跟爸爸和阿姨(继母)生活在一起,她与阿姨的关系一般。最近一个多月,我看到小怡在家不爱说话,精神状态不好,问她什么也不说,我还以为是初三学业紧张的原因,结果上周班主任打电话说小怡的月考成绩下滑厉害,同学反映她曾用刀片划过手腕。我一方面担心她下滑的学习成绩对中考不利,另一方面只要我一劝她,她情绪就很激动,说自己难受、生活没意思,还不如死了算了,过后几天都不和我说话。现在我不敢说小怡太多,怕她又自伤,但看到她这个状态,心里又着急又心痛,不知怎么办才好?

专家解析

初三学生小怡正处于发育迅猛的青春期,生理和心理发生剧烈变化而又远未成熟,情绪波动较大,加上社会阅历浅、残疾的无奈和学业压力大等诸多原因,造成许多心理问题。

孩子的问题

案例中小怡的痛苦来自于家庭。妈妈去世后她与年迈的奶奶生活在一起,可是奶奶体弱多病,爸爸工作又很忙,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,小怡缺少温暖和关注。后来爸爸再婚后奶奶又病世,她只得跟爸爸、阿姨一起生活。但跟阿姨关系相处不太好,阿姨对她很挑剔,当着爸爸面假装对她关心,背后却时常说些讽刺的话。爸爸为了维持家的完整性,并不太计较,相反劝她不要多心,要大度。小怡一直觉得自己不被人喜欢,毕竟生母去世,自己腿又是残疾,她有被抛弃感。因为残疾的原因,平时与同学交往很有自卑感,和老师的关系也不亲近。小怡暗恋同班的男生近一年,始终不敢表白,最近才知道那男生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好上了,这次暗恋破灭,更是陷入到极难受的状态中。由于长期得不到家庭的温暖和同学的关注导致情感缺失,让小怡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木偶,没有存在感。身体的疼痛可以减轻精神的巨大折磨,所以她开始自残,每当她用刀片轻轻划过手腕,鲜血流出的疼痛都让她觉得“爽”,也只有这样,才能感觉到自己还活着。只是自残之后,精神的空虚与情感的匮乏仍旧还在,且越来越深,小怡手腕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。虽然小怡是个美丽的女孩,但她总觉得所有人都不喜欢她,自己既不可爱也没价值,时常自责、内疚,希望通过身体的痛苦来缓解精神上的折磨。自我伤害的行为,也是渴望得到亲人同学的关注。家庭和残疾的不幸让小怡自卑,自卑升级为自恨,最后用自残排解内心痛苦。

家庭的教养方式

小怡在成长过程中,由于爸爸工作很忙,没有太多精力关爱到她。即使有空与小怡说话,也是用说教的方式。特别是爸爸的忽视,阿姨的不适当对待在小怡成长过程形成消极因素,导致孩子的低自尊。而且爸爸总是把小怡的学习成绩看成唯一评价指标,把学习好坏看作孩子一生发展的依据,那么当学习出现问题,孩子往往会归因于自己的不努力,看不到未来的出路,很容易产生以偏概全的自卑想法,扩大到自己所有的方面,认为自己什么都不行,长此以往,就会形成悲观的归因方式。现在小怡15岁已在青春期,这时期孩子的自我意识出现质的变化,更喜欢自己去思考,有自己的想法,而不愿意去听从家长的意见。所以,面对小怡的“问题行为”,小怡爸爸通过讲道理的方式去改变会发现越使劲去推动孩子改变,从孩子那里得到的反作用力就越强,孩子会觉得你怎么不理解我?你又觉得我做得不对,总是在批评我指责我,那你说什么都对。最后使得亲子关系变得剑拔弩张,小怡甚至不愿意再和家长说一句话。

如何改变?

首先,要改变家庭教育的方式。青春期的小怡生理、心理发育还不健全,非常需要得到家庭的关爱和鼓励,足够的重视和支持。同时认为自己长大了,有了自己的想法。如果家长采用强制打压,往往会导致孩子的反抗与厌烦,出现叛逆心态,做出家长难以理解的行为,很容易导致自残自伤。家长一定要经常陪伴孩子,用尊重、诚恳的态度与孩子做平等的沟通和交流,亲子之间的语言沟通不仅仅是沟通信息的桥梁或工具,同时也是建构孩子内心世界的过程。语言不仅仅是工具,也是影响孩子成长的互动过程。家长不仅仅用内在的语言描述、解释世界,也是在用语言建构世界,建构外部世界和内心世界。家长的言行是孩子幸福的源泉,也是孩子痛苦的根源。例如考试退步对于孩子来说是一次失败的经历,她可能会出现负性情绪。家长可以这样说:“这次没考好,爸爸知道你难过,特别是你那么用功地学习。如果是我工作这么努力,还没有业绩,爸爸也会怀疑自己的能力”。家长这种关注和理解,给予孩子家庭的温暖,形成良好的亲子关系,进而让孩子感受到家长的陪伴,帮助她分担内心的难过与挫败,内心充满力量。遇到双方意见不一致时,要避免精神上的“体罚”,学会用鼓励和适当引导的教育方式。一旦发现孩子有自残行为,先要与老师一起研究对策,对这种行为提出合理的施救方法,同时对孩子进行引导和心理治疗。

其次,请老师和同学及时伸出温暖的手。遇到学生自伤的紧急情况,老师要先稳定学生的情绪,把它看成是孩子的一种表达,千万不要指责。告诉孩子:“每个人在成长中都会遇上问题,残疾只是问题中的一个,没有问题不叫成长,自伤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,还有许多克服困难的方法”。给孩子充分的勇气,多发现孩子的优点,让她扬长避短,切忌与别人比较。鼓励孩子多参加学校的社团活动,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,找到依托,树立积极的人生观。同时,同学们也伸出友谊之手,体现班集体的善意与温暖。

再者,引导小怡改变不当认知,接受自己身体的缺陷,转移对残疾的关注。残疾并不可怕,可怕是对残疾的态度。尝试增加与别人沟通的机会,减少误会,提高别人歧视的容忍度。给自己正确的定位,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?根据实际情况和现实环境确定合理的目标,我人生的目标在哪?确定一个可行目标可以使人奋发努力,积极进取。如何体现自己价值?是一个人对社会的稀缺性、不可替代性。用焦点解决短期治疗的方法帮助她找到自己的资源,例如对她说:“即使在艰难的情况下,你都是怎么让学习成绩一直保持优秀的?如果有一天,你忘记自己的残疾,你会看到自己在过什么样的生活?会跟现在有何不同?”小怡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,坚定地点点说:“我会好好的!”用正向问句唤醒小怡因困扰而忽略原有的优点和能力,唤起她现在与未来的愿景,激发主观能动性,进而进行改变。也就让她关注正向的力量,重新树立信心,改变自己什么都不行的想法,学会自我助长。最后向小怡推荐阿德勒书籍《自卑与超越》,并建议她把自己所看所思所想记录下来,鼓励她把领悟带到生活,从行动上探索改变。

    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,小怡整个人的状态都有了较大的变化,开始学会接纳自己,尊重自己和珍爱自己。虽然接下来的路对她来说依然漫长,但我能看得出,小怡多了一些释然和力量。总之,每一个消极行为的背后,都有着积极的心理诉求。孩子的问题往往是家庭问题的投射,孩子本身不是问题,家长与孩子的关系才是问题。读懂孩子的心理渴求,看见孩子丰富敏感的内心,那么家长对孩子的积极影响也会随之而来。

  名词解释:焦点解决短期治疗主要是由Steve de Shazer及Insoo Berg夫妇在短期 家族治疗中心(Bride Family Therapy Center, BFTC)发展出来的一种心理治疗模式。主要的意涵在于其正向的观点,重视来访者原本具有的天分与能力,引导发挥自己的优点与能力,鼓励并塑造积极的自我应验预言从而创造改变的可能性。基本方法是激发当事人的主观能动性。

 

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页

编辑:残联康复部 作者:姚曼萍
【分享】
【推荐】【打印】【定制】【收藏此页】 【网站纠错】
相关文章

贵州省残联微信公众号

残联机构
地图查询

亚南说电影

省纪委驻民政厅纪检组

贵州省政务服务移动端